MX

FF14电一紫水 黑魔兼职学者DK

整日沉迷男精大腿【。】

虽然目的是练车,但是....写着写着.....
嗯....看就知道了

心情非常复杂【。
剧情非常迷【。
黑皮精x白皮精,请不要急着上车【。


龙诗战争画上句号以后,伊修加德对外打开了冰封的国门,吸引了许多外乡的冒险者前来寻找功成名就的机会,更是有一些人为了加入四大名门旗下的骑士团挤破了头。
莱恩就是一名凭借自己优秀的实力进入了艾因哈特家的骑士,生长在乌尔达哈的精灵对如今在灵灾中变成雪之国的伊修加德有着莫大的兴趣,平日里会和小队的同伴一边跑任务一边到处转转。
这天四个人刚完成讨伐残余的邪龙眷属的工作,看天色还早,便选了一条不常走的路,在回皇城的时候顺道看看风景,学者作为队长走在前面,骑士与他并肩,黑魔法师驾着白色的大鸟跟着,后座的诗人则倚在法师身上弹奏小曲以缓解大家战斗和旅途的劳累。
这次任务虽说有些困难,报酬却十分可观,他们一边走一边谈论回去以后要用这笔钱做什么,黑魔那个财迷一准是要把它存进自己的小金库,诗人打算给自己置办几件漂亮的新衣服,学者琢磨着怎么安排小队日常生活的开支,心里的算盘打得哗哗响。
“莱恩你呢?”然后他们问骑士。
“我啊....我就打算先去好好喝一杯,然后再找个可爱的床伴度过愉快的夜晚。”
“真没追求啊你。”这样的发言不出所料地被诗人笑话了“你们打赌不,两天之内他就得把这笔钱给败光。”
“一颗暴击5,一天。”
“我跟。”

“就你的花衣服有追求!”莱恩反驳回去“不趁年轻放纵一下自己,老了不能动了就后悔啦!”
“唔...你说的好像有道理。”诗人若有所思“那我也....”
“再废话就给我下去。”黑魔回头瞪他。
“我开玩笑,开玩笑的,哎?你们看那边是?”
“嗯?”

眼尖的诗人好像发现了什么,骑士停住自己的陆行鸟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纷扬的雪幕的另一边,石桥上有个人影正向他们靠近,看身形应该是个女人。

是迷路的人?
想了想现在应该不会有异端者这种危险角色了,莱恩说了声我去看看,调转鸟头向那人跑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近前。
这是个年纪不大的人族少女,一身深色长衣像是贵族的打扮,被风雪吹得通红的脸蛋透着一股稚气,看起来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她看见骑士便高兴地挥了挥手,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骑士大人!这里!”少女认出陆行鸟装甲上的玫瑰纹章,开心地喊道。
“下午好,小姐,您在这儿做什么呢?”
“下午好骑士大人,我叫做莉娜,本来打算回家的,可是我跟仆人走散了,风雪又太大,我走不动。”少女羞涩地低头“但是我认识路,能不能请骑士大人您...送我一程?”
虽然还惦记着桌上的美酒和床上的美人,但拒绝一个无助女孩的请求实在是有违骑士精神,出于责任感,莱恩还是点头同意了,将事情在通讯珠里告知同伴后,自己跳下陆行鸟将少女扶上只坐得下一个人的鸟鞍,牵着鸟向少女所指的方向离去。
一路上女孩都在闲不住地叽叽喳喳,声音像是小鸟一样轻快好听,莱恩本身也是个爱说话的人,两人聊在一处,不时一起发出笑声,遥远的路途一下变得没有那么枯燥了。

“敢问令尊是?”
“我父亲啊,是希尔维安公爵,也是你们艾因哈特家的亲属呢....哎,你看,我家就在那里!”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暴风雪开始有愈发凶狂的趋势,连莱恩的陆行鸟都冻得直哆嗦,远处模糊的几点灯火就像引航的星星一样闪烁着,骑士让少女坐稳,便牵着鸟向那边奔跑起来。
等两人接近了那片灯火,风已经把人吹得都走不动了,女孩紧紧地抱住陆行鸟的脖子,莱恩则举起盾牌抵挡着狂风暴雪,好让自己能看清前方的路。
只见迷茫的雪雾中浮现出一栋建筑的影子,呼啸的风声里好像能听见像是铁门被刮得吱吱呀呀响的声音,又往前走了几步,果然看到了这座庄园外围的大门。
“莉娜小姐,我们到了!”
“哦哦,快,旁边有没锁的小门,从那里进去!”
这是一个十分气派的庄园,可以看出在没有被白雪覆盖的时候,这里曾有过精心修剪的草坪灌木和宽阔的道路,在穿过大宅前雕工精美但已经封冻起来的喷泉时,莱恩不禁感叹灵灾给伊修加德带来的这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的寒冬,它摧毁了多少美好的事物啊。
骑士刚把鸟在门前停稳,女孩就自己跳下来,跑上前去叩响了大门,很快便有人出来了。

“莉娜小姐!您可算回来了!”开门的是一位佣人打扮的老妈妈,她担心地一边抓过女孩的双手在掌心里暖着,一边问这问那,女孩也一一回答。
“后来我遇到了这位骑士大人,是他送我回来的”莉娜转身拽拽莱恩的手“进来吧骑士大人,风雪这么大,您回去也麻烦了,不如就在我家住一夜吧,我父亲会非常欢迎您的....哎,嬷嬷,父亲大人他在哪呢?”
“请进....老爷回本家办事了,大概过几天才能回来。”老妇人将他们让进大门,喊来一个路过的小男仆去安顿莱恩的陆行鸟,随后执起放在门口桌案上的烛台领着两人往里走“啊对了,总管已经给小姐您安排好了晚膳,只是没想到您会带客人回来....”
“没关系没关系,你去叫他一下,我再跟他说吧。”
“是,小姐。”

老妇人一步一顿地走了,偌大的厅堂只剩下莱恩和莉娜,女孩看骑士的神色有些疲惫,连忙把他拉到大堂一角的沙发上坐下,并叫佣人拿来了热茶。

“谢谢。”莱恩接过热气腾腾的茶水喝下——其实他更希望这是一杯满溢着泡沫的麦酒——身体里的寒意顿时缓解了几分,头脑也逐渐清醒了一些,看了看时间,遂打算用通讯珠给同伴们报一个平安,可耳朵里传来的都是沙沙的噪声,什么信号也发不出去。
“可能是暴风雪的原因吧?”莉娜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今天真是麻烦您了,您都不认识我还愿意送我回家,哈罗妮会保佑您这样的好人的。”
“借您吉言。”

说话间视野里忽然闪出一抹亮色,莱恩抬头望去,忽然就觉得今天这一趟没白来。
二楼有个男人带领着几名女仆正穿过嵌着雕花木栏杆的走廊,是个年轻的精灵族,有着长长的尖耳朵和略显苍白的皮肤,一副银边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做工考究的灰白色燕尾服在色彩暗淡的大宅中十分惹眼,仿佛他整个人都在发光似的,昂贵的布料包裹着他修长的身形,在腰背处收出了一条漂亮的弧线。
算上自己,骑士见过许多相貌出众的精灵族,但不论男女,没有几个能像这一位,让他觉得如此的赏心悦目。
到了走廊的尽头,男人看到莉娜向自己招手,便打发女仆们去了大堂的另一边,脚步稳健而优雅地走下楼梯来到了近前。
“莉娜小姐,您回来了。”他向两人行礼,嘴角礼貌地弯起一点弧度“有什么事吗?”
“桑德尔总管,给这位骑士大人安排一个空出来的客房吧。”女孩微笑着说“记得给他找些吃的,把床铺整得舒服一点,壁炉也烧上,他可是我们的客人。”
“遵命,小姐。”淡紫色的眼睛眨了眨,男人转头注视着莱恩“您稍等,房间准备好了我会派人来通知您。”
“有劳了。”

“你觉得他怎么样?”管家离开后,女孩忽然问骑士。
“呃...不错?”不错,不知道他今晚有没有空。
“很吸引人是吧,我也这么觉得。”

“哎??”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贵族的小姐如此直白地对家仆表达爱慕。
“这些话我是不会和家里人说的”她甜美的笑容里混杂着一丝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悲伤“但您是外人,所以能听听我的倾诉吗?”
“请讲吧。”
“母亲怀我的时候年纪有些大了,生下我以后身体一直不好,去世得很早,所以我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就没有兄弟姐妹。”女孩开始娓娓道来“父亲说有一次我带着家仆出去玩,捡回来一个快要饿死的贫民少年,看在我的份上就救了他并且让他留下做一些杂活儿谋生.....您也猜到了吧,那个人就是桑德尔。他工作得很努力,而且对我就像大哥哥一样好,所以我一直很喜欢他,不过等我长大一些了,才发觉那不是单纯的喜欢....”
“这是人之常情吧。”莱恩趁着短暂的沉默接话道“青春年少的时候,谁都会有爱慕的对象啊。”他那个样子哪个小姑娘看了不会心动?连我都.....
“谢谢您能这么说,要是我对家人说这些,肯定是要被责怪的。”说着,女孩失落地摇摇头“但我的爱慕只是单方面的,桑德尔他好像.....”
“怎么?”
“......对女孩子没兴趣呢。”

这就很有意思了。
莱恩收敛住了表情没笑出来。要不然怎么说造化弄人呢?但事实上,即使桑德尔对莉娜也有爱慕之情,身份地位的悬殊也是不会让贵族小姐和一介出身卑微的贫民在一起的,这样一来还正好省去了很多麻烦。
见骑士不搭话,莉娜叹了口气接着道:“所以他只能还是我的大哥哥了,我们就像小时候一样相处,只是我的父亲...他一直对他有点误会....哼,都是那几个新来的不懂事的传闲话!他们肯定是嫉妒他!”
“这样啊...”
“不过呢,桑德尔后来还是继续在照顾我,我睡不着觉的时候就找他聊天,等我睡着了,他才会离开去做自己的事。”
女孩的笑容愈发明媚,像所有坠入爱河的少女一样念着心上人的名字吃吃地笑,眼角忽然露出了什么东西,但眨眼间就不见了。
“小姐,莉娜小姐!”
从刚才桑德尔进去的那个走廊里出来一名女仆,一路小跑来到了两人面前。
“总管大人让我带客人去客房,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她向莱恩轻巧地行礼“请随我来吧,骑士大人。”
“那么我去了,莉娜小姐,您也请早点休息。”莱恩礼貌地向女孩告别,转身跟着女仆走上楼梯拐进了走廊。

目送着骑士离开,女孩在原地站了半晌,泪水忽然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跪倒在地上无声地痛哭,不断地抽泣着一个词语,她的身体逐渐透明直到消失,仿佛她从没有来过一样,只留下一声哀叹回荡在空旷的大堂里。

对不起......

莱恩跟着女仆转了几个弯,来到一处算得上很僻静的房间,佣人们已经将这里打扫完毕,石制的壁炉里跳动着橘红色的火光,看起来十分舒适的大床整洁干净,离床不远的桌案上摆着几份精美的菜肴。而那位桑德尔总管,正检查着桌上的餐具,
温暖的炉火映照着精灵轮廓柔和的脸,他低垂着眼帘,看起来十分专注。
骑士挥手打发走了领路的女仆,自己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更加打定了今晚要把管家弄上床的主意,不过...可能要费点功夫。
可莱恩本身没什么耐心,平时他都用最简单的办法——摇一摇装满金币的袋子,就能买来一个无比美妙的夜晚,可眼前这位,完全不像是会吃这套的人。
怎么办呢....

“您来了。”这时管家已经注意到了他,连忙退到一边将椅子拉开“晚餐已经备好了,您请用吧。”
“哦,好,那这些要放在哪里呢?”莱恩指的是自己的剑和盾,他把武器卸下来拿在手里想找地方安放,桑德尔看了看上滴滴答答淌落的雪水,便从桌案后面绕出来,几步来到了骑士面前接过它们,可这时莱恩一松手,钢铁的重量就坠得他整个人瞬间矮了一截。
“唔!”管家尽力保持了平衡才没摔倒,站稳后掂量着两件武器不由得感叹:“这么沉...您的力气可真大。”
“那是,单手把你举起来都不成问题。”说完好像又觉得哪里不对,于是连忙补充“咳,我是说,当然了,我要是连剑盾都拿不住,恐怕就没法保护我的同伴了。”
他看到管家微微眯起了眼睛好像在琢磨前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忽然有点希望对方最好往歪了想,那样如果他问起来,自己就能够顺理成章地发出邀请。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他的愿,桑德尔似乎没有想出个所以然,说了声稍等,拿着剑盾走进一架更衣用的屏风后面,将它们安放好转身起来的时候发现骑士也跟了过来,往他身后一站把出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您..又有什么事?”
“还有件事要你帮我一下,不知道你会不会...”骑士向管家张开双臂,这让他看起来整个人都比桑德尔大了一圈,给人一种没来由的压迫感“...脱锁子甲。”
莱恩看到管家松了一口气似的微微沉下肩膀,心里更加确定刚才对方已经知晓了自己的用意,于是他接着说:“骑士团里我们都是互相帮忙的,这玩意穿脱起来都很麻烦,你要是不会我教教你?”
“我见过庄园的警卫们穿的那一身,应该是差不多的。”管家绕到他身后端详背上的几条带子“但是...要从哪里开始解我就不清楚了。”

“啊,这个好办,你看见最上面那个扣了吗?”
“是的...”

骑士就这样指示着管家解开了他自己没办法处理的几个明扣暗扣,包括一些不必要但位置微妙的地方。特别是脖子附近的一个松紧扣,那时候桑德尔低着头研究那里的结构,温热的呼吸散在莱恩的耳侧,骑士只要一歪头就能偷到一个吻,只是他没那么做,夜还很长,他还有的是好机会,而且肚子饿得咕咕叫,饭菜的香味此时比漂亮的管家更吸引人,得吃饱了才有力气做别的事情啊。
“多谢,你还挺聪明的嘛。”卸下了一身沉重的锁甲,莱恩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他高兴地拍拍桑德尔的背,放下手的时候不动声色地在管家的屁股上蹭了一下。
“....承蒙夸奖,但恕我直言您该洗个澡了。”不知是为了躲避骚扰还是那股混合着陆行鸟味的汗味,桑德尔拎着锁子甲往旁边撤了一大步“那边的门后就是浴室,不过我们没有给客房放浴缸,只有淋浴。”
“待会儿再说吧,饿死我啦!再不吃饭菜都要凉了!”

今天打从中午做完任务简单啃了个骑士面包,莱恩就没吃过东西,加上刚才路上被暴风雪几乎耗光了体力,此时看见美味佳肴完全控制不住嘴巴,不顾形象地大快朵颐起来。
我现在大概是全世界吃相最难看的精灵了。他边吃边想。但是说实在的,味道可真不错!不愧是贵族家厨子的水准!
骑士这边吃得起劲,那边管家放好锁子甲开始最后检查壁炉和床铺,归置仆人们落下的物品,不时停下来看看莱恩,在对方察觉到视线抬起头时又转过身去,后来被抓了个正着。
“看什么呢?”
“不,没什么。”
这时候莱恩已经差不多饱了,他捡起餐巾抹抹嘴,然后把自己挪到壁炉前的沙发上,舒适地伸展着四肢:“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不会介意的。”快问吧,快问我为什么要做那些事吧。
他趴在靠背上向管家回以更加热烈的注视,像只盯紧了猎物的野兽一样蓄势待发着。
但管家没有回答他,继续忙着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莱恩有点不耐烦了,于是当管家经过的时候,他伸出手去抓住了他的袖子。
“那我要问你了,总管大人,你待会儿有什么安排吗?”
“我要去检查守夜人的到岗情况,在宅子里走一圈”管家抽回手,将收集起来的杂物放进推车,开门准备出去。“还要服侍莉娜小姐沐浴就寝,您就请自便了。”
“诶...那就是不来了?”骑士的话里透着些失落“我不习惯一个人睡,不管在什么地方,我可都是有伴儿的。”
“......”对方已经听出了他的意思,犹豫着开口向他确认“您想说,让我...陪您?”
“没人跟你提过这种要求吗?”
“也不是...”精灵摇摇头“只不过,还没人像您这么直接,我有点...想不到。”
“刚才的那些你应该都注意到了。”他指的是自己的暗示和对管家动手动脚的几个小动作“我很乐意和你慢慢来,但恐怕今晚之后就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错过岂不是可惜?”
莱恩听到桑德尔局促的咳嗽声,转过身一脸真诚:“话说回来,你偶尔玩玩也是可以的吧,工作是职责所在,但也不是生活的全部啊。”说着他拎起自己早先就被汗水浸得半湿的衬衣嗅了嗅,立刻嫌恶地拧起了眉毛,于是脱下衬衣衬裤把它们扔进装脏衣服的篮子“你先去忙吧,现在...唔..就像你说的,我得洗个澡了。”
“.....那您请稍等,我尽快把事情做完。”管家似乎是被说动了,于是关上门之前他向骑士点点头,忍不住在已经脱得赤条条的身体上扫了一眼“我会回来...服侍您的。”

——我要去好好喝一杯,然后再找个可爱的床伴度过愉快的夜晚。
莱恩忽然想起了早先为今晚定下的计划,边往浴室走边琢磨,来这里一趟竟然什么都没耽误,助人为乐果然是有好处的....床伴是有了,不过酒也不能少!

管家回来的时候,骑士正翘着脚在沙发上研究一瓶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红酒。此时他已经洗完澡裹上了从衣柜里翻出来的浴袍,衣带松松地挂在腰上使浴袍的前胸一直到腹部都大敞着,久经锻炼的躯体虽布满伤疤但结实匀称,还有未干透的水汽让他古铜色的皮肤在炉火的映照下浮现出漂亮的光泽。
“你去得太久啦,我没事做就摸到厨房问厨娘要了点好东西。”莱恩看见管家进来,便朝他晃晃手里的酒瓶“哦对了,我还看见你经过来着,差点被你这身白衣服吓一跳,还以为是个幽灵呢!”
话音未落,他就注意到桑德尔整个人僵了一下,难道自己说的话里有什么让他敏感的词吗?或者也可能是他刚注意到酒瓶上的标签...这年份,这材料,可以说是一瓶上品的佳酿啊。
“有什么问题吗?心疼酒了?”于是他问。
“不,我只是觉得...您的腿脚真快。”精灵哑然失笑“厨房离这儿可是很远的。”
“我在骑士团年年都是徒步越野的前三名哦!”莱恩从不吝啬夸耀自己,说话间已经起开了瓶塞,沁人心脾的酒香飘飘忽忽地在身边绕开了“来,先和我喝两杯,就当助兴!”
“那请让我来吧。”
桑德尔从骑士手里拿来瓶子,熟练地将绛色的酒液不多不少地斟进两个高脚杯,莱恩早就被那香气勾得神魂颠倒,迫不及待地接过来尝了一口。
“怎么样?”
“这真是....唔...太棒了!”骑士惊喜地瞪大了眼睛。
“如果老爷听到您这么说会很高兴的。”管家神秘地勾勾嘴角“这个味道...应该是他的私藏,他自己都舍不得拿出来。”
“原来如此....哎,那我们喝了这个,他会不会怪到你头上啊?”
“又不是我把它拿给您的。”桑德尔若无其事地喝下一口“而且老爷不会知道架子上曾经少过一瓶酒的,我有我的办法,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他的私藏喝起来是什么样呢?”
“哈,最妙的是,有你与我一起分享这美酒。”莱恩举起杯子“为总管大人的智慧干杯!”
“不胜荣幸。”

“刚才在楼下,莉娜跟我说了说你,她还挺喜欢你的。”莱恩随便找了个话题开始聊“不过...你好像让她伤心了。”
“您指的是....啊。”桑德尔猜出了他说的是哪件事,低头苦笑道“其实我是骗她的。”
“哦?既然这样,你还不要女孩子的投怀送抱,反而答应了我这个陌生男人的邀请?”
“这个我无所谓,谁都可以,但不能是莉娜小姐。”酒精似乎打开了他的话匣子,淡漠的话语里也掺杂了一些不知名的情绪“我已经那样拒绝过了但是...小姐她还是有点调皮。”
“发生了什么事?”
“小姐每天的就寝基本都是我负责的,有时候她会让我留下来陪她说话,等她睡着了我才会离开。但那天....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做的,我要走的时候,房间的门从里面反锁了,而钥匙就应该在莉娜小姐的身上。”桑德尔又抿了一口酒,摇晃着杯子,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我要出去就得叫醒她给我开门或者从她身上找钥匙,不过我猜到那时候小姐肯定只是装睡....”
“挺聪明的嘛。后来呢,她抓住你没有?”
管家摇摇头,饮尽残留的酒液,将杯子轻轻放回桌案:“我在门口站了一晚上。”

“噗...哈哈哈哈”
“先生..?”桑德尔不明白莱恩为什么要笑,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见他好像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脸上露出几分不悦的神色“您再这样我就走了。”
“哎别别别。”骑士忙不迭地止住笑声,到嘴的肉可不能这么飞了“不是我说你,但你可真是个死脑筋啊。”
“您说得不对,莉娜小姐对我有恩,我能有今天,都是因为她。”管家的语气忽然有些急促,好像是急于证明什么一样“小姐将来是要成为这庄园的主人的,而我只是卑微的贫民,我不会允许自己有任何逾越的想法,所以无论如何——”
桑德尔还没说完,莱恩就把他的话全都堵了回去。骑士强硬的吻让管家有些措手不及,没有迎合也没有挣扎,愣愣地任由对方摆布。
“你们家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说到这里吧,小甜心,今晚我可不会让你干坐着到天亮。”一向热情的精灵按着桑德尔的嘴唇朝他坏笑“待会儿你有得忙了。”
“您.....”管家张着嘴一时找不出有什么词语来评价对方放浪的言行,骑士乘虚而入一把将他抱起来扔上床,像头发情的狮子似的扑了上去。

【裤子先别脱,下,下次开车【被打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