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X

FF14电一紫水 黑魔兼职学者DK

整日沉迷男精大腿【。】

【诗黑】艾欧泽亚小醋王x


     黑魔对物品归属问题有着很明确的划分界限,是别人的自己不惦记,同样,如果是属于他的,他也绝对不会允许别人觊觎。
     独占某种东西的感觉很好,所以他不自觉地将这样的习惯带入了自己的人际交往中,虽然事后总会觉得不妥,但总会下意识地把某个关系亲密的人划进自己的所有物里,看到对方和别人交谈甚欢时,心里就会涌起一股莫名的酸味。
     可他的恋人又偏偏是个职业万人迷。
     吟游诗人能歌善舞,并擅长卖弄风情,用美妙的嗓音和俊俏的脸蛋俘获了许多女士的芳心和钱包。他的听众中有专门将他作为偶像追捧的年轻小姑娘,有闲暇时来听歌散心的婶婶阿姨,甚至是上了年纪的老奶奶也会来看他的表演,当然有时候在观众席不起眼的一隅还能看到一位穿着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法师坐在那里,并且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黑魔当然不是嫉妒这些姑娘们,他们已经吃饭睡觉都在一起了,而且诗人粘他粘得像块牛皮糖,论亲密程度是谁都比不上的,而且说实话,无论是追随者们还是诗人本人,哪一边都不曾有过出格的举动。
     所以,我究竟在烦恼什么呢?
      他窝在座位上看着小舞台那边热热闹闹的一群人,那种不妙的感觉又在暗中慢慢发酵起来了。
      今天的演出是诗人邀请他来看的,以前也有过很多很多次,黑魔一直将“默默无闻的支持者”这个角色扮演得很到位,甚至有时候小姑娘们做什么也会跟着一起。直到最近他们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法师才明白先前那些时候心里萌发的异样的念头究竟是什么。

     离他远一点,他是我的。

     是我一个人的。

     危机感与独占的欲望时常就这样没有征兆地爆发开来,黑魔也每次都会惊讶于自己的狭隘,然后不动声色地将它们地压回去。情绪的荆棘除了使自己痛苦,也会伤害到他人,他与这些到处疯长的毒藤斗争了许久,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像个笨蛋,一边连自己的心情都控制不住,一边还想把在意的人攥在自己手里,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所有的想法在脑子里搅和在一起,翻滚得快要沸腾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串拉动椅子的声音,黑魔惊觉地抬起头来,诗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正趴在桌子上撑着脑袋盯着他看。
     “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吗?”金发的精灵伸手碰碰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确认温度没有异常才收回去“没有发烧啊...那,今天的演出感觉怎么样?”
     “啊?呃...挺,挺好的。”他才注意到远处已经有人在打扫舞台和观众席了“这就结束了吗?”
     “是啊,租用场地的时间到了,我们回家吧。”
     “......”
     “有什么事吗?”

     看着你和别人玩得那么开心我有点不舒服。

     黑魔张了张嘴,还是没把话说出来,这样不对,不该这么想的。
     “我以后还是,不来了吧。”于是他选择了另一种解决方法“这里对我来说太吵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有意思的歌,可以在家唱给我啊。”
     “啊....呃....话是可以这么说啊...”诗人看起来对他突然说这些话有点摸不着头脑“可是不来现场,气氛会差很多的!”
     “这个不重要,我说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安静一点的环境。”
     “不对....你以前可没这么说过。”诗人皱起眉头,把屁股底下的凳子挪了挪好离得他更近一点“是不是有其他的事,可以的话说来我听听?”
     这么快就被看穿了,看来自己果然不擅长撒谎。

     诗人看着他好像正在组织语言便打算暂时先不打搅他,这时候,身后忽然由远及近飞来一阵欢快的吵闹声,几个散场后还未离开的女孩来到他身边,想要邀请他加入她们的茶话会。
     “不好意思,女士们,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我一会儿就要回家啦。”他礼貌地摆了摆手,朝她们微笑着抛去了一枚飞眼“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留到下次,我会和大家一起好好聊聊的。”
      随后他想着看看黑魔考虑得怎么样了,一回头正对上了一张黑成锅底的脸,法师那实在算不上友好的目光盯在那几个有说有笑地走远的女孩身上,周身仿佛在酝酿着一场无形的雷暴。大事不好的预感从诗人心里升起,这下他好像知道为什么今天黑魔看起来怪怪的了。
     本以为他不会在意的,没想到是这样的人啊。

     “那个,你....”诗人拽拽黑魔的衣服,与他互相盯了片刻,小心地开口问道“你是...吃她们的醋了吗?”
     “.......”
     黑魔的脸色变了变,赌气似的抱起了手臂,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几乎听不见的“嗯”,接着又垂下眼睛,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叹了口气,望向诗人的眼睛里满是迷茫“她们明明只是你的观众,这我很清楚,可就是....”
     “为什么要道歉呢?”
     “呃...这会让你困扰吧?而且这样的我,很幼稚。”
     “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啊,你看我,还不是吃过你弟弟的醋。”
     “?????”

     “真的啊”诗人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有时候他未免也太粘你了吧,你也那么宠着他,看得我好嫉妒哟——”
     “那....那不一样!”黑魔都不知道该护着哪一边了“艾利知道我们的关系,他有分寸的,倒是你.....”说到这,他突然反应过来之前自己一直在担心什么了“....你已经不是单身这件事不会还没告诉她们吧??”
     “我...我怎么没告诉!就是稍微...稍微不那么直白.....!”
     “嗯??”
     “我有写歌,就...就是写你的,而且已经公演过很多次了”诗人心虚地绞起了手指,小心地冲他眨眨眼睛“我觉得她们应该有听出来......”
     自己心里都这么没底,就不要指望别人能听出来了。黑魔一边想一边瞪了他一眼,余光瞥见了那几个没走远的女孩还在往这边偷看。既然这样,那我总得做点什么吧。

     “过来一下。”
     “什,什么,不要打我喔。”
     “谁要打你了,过来。”
     “那是做什....唔唔唔?!?!!!”

     黑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扯过诗人的领子就与他吻在了一起,嘴唇和牙齿撞得生疼也只是歪头稍微调整了一下角度,直到确定这个吻长到足够引来所有的注意,才慢慢松开了手,拉起还沉浸在“哇他竟然主动亲我好幸福”中的诗人在众人的目光中趾高气昂地离开了酒馆。

     后来黑魔一想起这事就想找个缝钻进去不说,诗人收到的粉丝信件里开始多了一些要他注意身体的话,甚至有人直接写了“要提醒那位注意节制哦,小哥你的腰要是坏了,就没法跳出好看的舞蹈了呢!”

     喂??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

评论

热度(1)